• 小说排行榜~主角是退潮的小说

    时间:2022-11-24 14:14:32    作者:程与京    来源:812

    小说简介:《退潮》,这是由程与京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,故事情节围绕温知予顾谈隽展开,故事情节跌宕起伏,惟妙惟肖。最新章节不容错过。人做事还是要遵从本心。结婚,对温知予来说太遥远了。她还年轻,.........

    小说排行榜~主角是退潮的小说

    人做事还是要遵从本心。

    结婚,对温知予来说太遥远了。

    她还年轻,大学毕业没两年的上升期,和朋友做的工作室正在拉投资,太多太多事情等着她做。

    与事业比起来,找一个不熟悉的人将就情感实在不是她想做的事,所以再合适也算了。

    果然,语音刚发出去的两分钟后。

    陆芹女士给她发来两条长达十几秒的语音,不用听也知道里边会是些什么激昂措辞。

    温知予没回,把手机放回去。

    科技会结束后回去,他们搭的出租车。

    城市夜景随着后座车窗玻璃忽闪幻灭,刘冀从上车起嘴就没停过。

    “我觉得新跃的大佬是真的牛哎,就那个创始人,十年前还是一穷二白呢,在二流公司搞前端,谁知道十年后自己研发的产品就那样爆火,如今身价百亿。我真的好羡慕,还有坐前排的那些人你瞧见没,全是些电视上才会出现的人。”

    “大佬能成大佬也是有理由的。”

    “知予,你说咱们几个什么时候也能这样飞黄腾达啊。”

    温知予有点累,撑着车窗望着雨幕出神。

    飞黄腾达她不知道,她只在意,今天晚上的设计能不能赶出来,还有她们的投资能不能拉到。

    他们的团队叫Dawn,寓意黎明。

    和常规大公司不同,他们也就是个刚起步的小工作室。团队里来来去去就那么些人,是他们,也是年轻人。谭丰负责商务,姚卉也差不多,刘冀是搞前端的,还有原画建模、策划、设计等等很多,他们几个是合伙人。

    他们结合市场做的这类游戏,市场上已经有大腕把握了资源,竞争对手都是大厂,没有资本支持,后期很难跑。

    本来是谈了个投资人,他们一直觉得自己的第一阶段研发很好,项目马上都测试完毕,临了这时候断资金链。

    没有资金支撑,在这行干不过两月。

    温知予还要回去赶草图,修修场景。为了这个游戏,她们做了个庞大的世界观体系,都是她和姚卉,她们几个在狭小的工作室中想出来的。

    满怀热血的年轻人,除了对事业的满腔热情,什么也不剩。

    回到工作室熬了个夜,温知予就在自己工位后头睡的。

    下午补了觉起来,外头还阴着。

    她洗漱过后临时接到谭丰电话:“知予,我找到新投资人了,潮酷科技的李总,想了解了解我们这个项目,你能来一趟吗?”

    温知予是最了解他们这个项目的人,有时候谭丰总会尽量把她叫上。

    收到消息,温知予立马带着设计方案各种资料赶过去。

    位置是松晏度假山庄。

    知名商务会客地点,其餐厅曾入围过黑珍珠榜单,许多商业人士跟合作伙伴联络商谈,都是来这。除了顶级烹饪料理,这儿还有高尔夫球场、马场,娱乐项目多。

    温知予乘着出租车过去,老远就见着轻奢风格的建筑以及辽阔的马场。

    松晏实行VIP预约制度,这里消费极高,没有会员不能随便进去。温知予进去后打了电话,只听到嘈杂热络的声,谭丰接了电话只说叫她先等等。

    她独身一人,提着手里的策划书和电脑包,局促得如这场奢境中格格不入的唯一外来人。

    原来就知道谈生意没那么容易的。

    许多时候也能见到各种人为寻求商机,在一个地方能等人好几小时,到最后腿麻了都竹篮打水。

    温知予也不知道等会儿进去了自己能说什么,其实她还挺忐忑的,天生不太会讲话,原来大多也是幕后选手,头一回出来这种场合,着实怯场。

    可没办法,要做生意,只能等。

    那边,顾谈隽和庾乐音几个从包间出来时瞧着的就是这场景。

    前台,压根没人跟她搭话,空寂之下,只有那么一个人拿着东西孤零零地站那儿。

    顾谈隽本来没注意。庾乐音哎了声,抬抬下巴:“昨天那姑娘。”

    他的视线才跟着注意过去。

    “你记不记得,她挺神啊,昨儿个被拦外头,今天也这状况,遇见几次全是吃闭门羹呢。”

    顾谈隽手抄口袋里,淡道:“是有点眼熟。”

    “那肯定眼熟啊,昨个儿才见呢。”

    知道顾谈隽每天见的人多,估摸也没印象。

    庾乐音不一样,昨天觉得那姑娘有点意思就多注意了两下,毕竟长得挺漂亮呢。

    庾乐音又啧了声:“她这是等合作吧,看这样,估计等了有一会儿了。那是个什么厅来着?”

    他眯眼仔细看了阵,认了出来。

    “……我记得,李阳荣那货是不是今晚就是包这场来着?”

    顾谈隽瞥他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  “来的时候看见他车了啊,原先被砸的那个,这段时间修好了还开呢。”庾乐音嗤笑了声:“老款宝马了,也没换过。”

    “他那人不行,做生意老爱玩赖,饭局酒品太差,原先被我爸公司拉入了黑名单再不来往。圈里都对这人意见颇多的,出来场所最会打肿脸充胖子。这姑娘要等着拉合作的,不会是他吧?”

    庾乐音叹声气,吊儿郎当的语调多了丝心疼:“那估计,这姑娘要无功而返了。”

    顾谈隽不置可否地扯扯唇。

    半小时后温知予才被叫进去,里头烟雾缭绕,谭丰还在桌面跟人聊,大家喝得都差不多了,酒气熏天。

    要谈事情的老总叫李阳荣,是个快四十多的中年人,看外表就知圆滑,她进去有好几分钟也没注意她,哪怕谭丰想介绍也找不着机会,和当时跟谭丰聊的时候完全不一样。

    到最后对方老总别说提合作,连他们的项目资料看也没看。

    温知予来时在外等了快一小时,手里策划案都要攥到卷边,最后得来的结果是:人累了,先去玩牌,有什么下次说。

    谭丰出去说:“一群人精,真是难。”

    温知予说:“你觉得几率怎么样?”

    “难,而且人家好像也不大感兴趣。”

    “那算了。”她安慰:“下次总有机会。”

    他看看温知予,心里也埋怨自己太心急,一个人来就算了,还把她白跑一趟。

    “嗯,你先回去,一会儿要下雨,别陪我在这等。”

    已经隐约听得见雨声了,其实温知予这会儿一时找不到回去的办法。

    来的时候打出租车要一个多小时,现在再回去在这个位置可就难打着车了。

    但谭丰那边还有自己的事。

    温知予怕打扰,就说:“好。”

    南华发布晚间大雨预警。

    豆大的雨点,呼啸的风,跟台风过境的架势似的。

    五月头一回见这么大的雨。

    温知予站在前台玻璃窗边犹豫要不要出去。

    身边有些职业装的人进出,里间喧嚣,此处寂静。

    其实淋雨也可以,顶多就是湿着衣服回去洗个澡的事,就是太狼狈。

    楼上,顾谈隽手插在口袋里悠悠下来,后边还跟着一个漂亮的女人。

    嘉尚传媒新签的小花了,是跟着庾乐音那群人来的,都在这玩。瞧着顾谈隽出来,俏生生地说要跟着一块买烟,总有人喜欢跟着他,顾谈隽这些年早习惯了,就默许。

    他是老常客,前台都熟悉,只要他经过全都礼貌客气地喊顾先生。

    顾谈隽颔首,算是回过。

    到了前台,说:“要一包Marlboro。”

    别人问:“好的,什么系列?”

    “随便什么都行。”

    后边的越茜见了,跟着说:“顾先生,我也想要。”

    顾谈隽懒懒回眸看她:“要什么?”

    她故作俏皮地看墙上挂的招牌图片:“想要一瓶朗姆酒,最贵的。”

    顾谈隽瞥一眼那墙,价位也就还好。

    可说要最贵的。

    心思太大。

    他问:“你打牌喝酒?”

    越茜说:“怎么,不行吗。”

    “行。”顾谈隽淡然说:“就怕你喝两口人就先高了。”

    她娇嗔:“我哪有那么差劲。”

    言语有点撒娇的意思,顾谈隽轻晒,置若罔闻。

    玻璃窗外雨滴淅沥,砸在地面。

    空气都泛着潮,回南天常有的味儿。

    他们说话时闲散,显得边上站着的那道身影异常缄默,背脊微直。

    转眼越茜跟着服务员去拿酒了,对方给她介绍这儿的酒类品种,她非要去看看这儿的独家酒柜。毕竟能登黑珍珠排行的餐厅,不看白不看。

    顾谈隽眼角余光瞥去,才瞧见她。

    站得挺直,背脊单薄。

    估计确实结果是不尽人意。面容总这样平静,可看状态不怎么样,大概率是吃了闭门羹。

    见过两次,她好像总是这样沉默寡言的样子,昨天是,今天也是。瞧着没什么精神,要不是那张脸足够白皙秀气,还真要叫人觉得是从这雨里走出来的,寡淡至极。

    他立马看到她手里的策划文件,外壳瞧不出什么,只角落写了几个字。

    游戏计划书。

    他稍稍有点知道她今天是为什么来找人了。

    寂静之下,他们之间只隔了那么两人的距离。

    空隙处,是空调冷气的簌簌风声。

    顾谈隽拿过前台递来的烟,抽出来一根,胳膊搭到前台,慵懒随性。

    忽的打破寂静:“你是做游戏的?”

     

    关键字:

    退潮小说
    燕妮阅读网猜你喜欢